欢迎访问:草莓rasa啪视频大全-秒拍草莓rasa啪啪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无意中发现的秘密

无意中发现的秘密

我叫秦彬今年刚入某高中,我的父亲秦铸国是一位长期在外工作的工程师。

  妈妈夏舒兰是我就读的高中教师。

  身高1.70左右的妈妈有着一双修长笔直的大长腿,曲线傲人的身材拥有一对稀有的36E级别的高挺美胸。

  加上夏花般艳丽而精致的面容,总是用浅浅的唇彩勾勒出属于成熟女性的特有魅力。

  结婚多年并有了一对子女的妈妈,仍然有着众多仰慕者。

  如同天鹅般骄傲冷艳的个性足以令绝大部份冒犯者自愧形秽。

  时常包裹在晶莹丝袜下的修长玉腿,配着曲线火爆的迷人娇躯,令她获得了学校第一冷艳美女教师的称号。

  父亲一直对当年能娶到妈妈感到无比骄傲,家里一帮原本指望妈妈能嫁个有钱人的亲戚们早已翻了脸。

  除了当年支持妈妈的小姨以外,亲戚间已经早已没有了走动。

  而我那个精灵古怪妹妹,因为在女校读书时常不在家中。

  不过继承了妈妈优良血统的小妹,在女校中仍然抵挡不住外校的狂蜂浪蝶。

  整体来说除了青春期后把妈妈当做意淫对象的我似乎有些不正常外,我有着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直到噩梦的到来 ; ;这一天,刚刚完成军训后回到家中的我,除了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外没有什么值得的说道。

  在家里吃着中饭的我敏锐感到妈妈有些古怪,似乎一直在有些疑惑什么。

  「怎么了妈妈??那里不舒服么?」

  我问道。

  妈妈彷佛有些疲倦的摇了摇头,如同缎带般的长长秀发在脑后晃了晃,用一贯冷清语气说道:「没什么,昨晚好像做了噩梦 ; ;算了。呆会还要去学校,一会你自己收拾下把。」「今天不是周末么?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问到。

  「可能会回来的比较晚,晚饭在冰箱里,自己热一热。」说罢妈妈带着有些困惑的神情换了身衣服很快出门。

  我并没有特别在意妈妈的话,不过妈妈的出门却让我心头一阵火热。

  迅速收拾好餐桌后按着狂跳的心脏,我偷偷的钻进妈妈的房间中 ;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进入青春期后的我养成了偷偷使用妈妈的贴身衣物自慰的恶习。

  妈妈的各种贴身衣物都难逃魔爪,套在年轻坚挺的肉棒上肆意发泄欲火。

  由于军训憋了好些天的缘故,肉棒硬梆梆的在裤子里翘了起来,一想到蚕翼般光滑的丝裤和妈妈艳丽妩媚的面容,下身肉棒彷佛即将爆炸一般 ; ;进入妈妈的房间后,我先是将妈妈和小时候的我一起去旅游时的合影盖了起来,照片上还显得有些青涩的妈妈,笑容异常的甜美。

  在她甜美的笑容下我无法升起任何亵渎她的念头。

  那个时候的妈妈对我可以是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一般,时时小心呵护着我。

  但随着我年龄不断长大,妈妈不断对我提高要求,越来越严厉,远远没有了小时候的那种溺爱。

  但我知道她依旧是非常爱我的,不然也不会单独将这张合照放在梳妆台上。

  小妹一直撒娇耍赖,试图将这张照片换成她与妈妈单独的合照,但妈妈一直没有将这张照片换下。

  轻车熟路地打开了衣柜后,在熟悉角落里翻出了妈妈内衣。

  顺手摸出一条彷佛还带着妈妈气息的肉色丝袜,脱掉了裤子后将它套在高高翘起的肉棒上撸动了起来,光滑丝袜特有的触感加上对妈妈禁忌的性欲令我无比舒爽。

  淫念高涨的我在房间肆意发泄着欲火,一会钻进仍然带着妈妈清香的被子中,一会又幻想这妈妈娇美的容颜大力撸着男根。

  我突发奇想的闪过一个问题:爸爸一年到头到就回家一两次,这么长的时间里妈妈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想到娇美的妈妈会不会用某些工具缓解自己的需求时,滚烫的肉棒就不断兴奋地抽动起来。

  我开始四处翻找起妈妈的「罪证」,这时一个锁着的柜子吸引了我的注意。

  「这个是 ; ;」

  看到柜子边角的隐蔽处一个难以察觉的小孔。

  我心中疑惑大起,小孔里似乎有些反光。

  「针孔摄像头???」

  我心中勐的出现这个名词,急忙找出工具将柜子小心的拗了开。

  柜子的角落里一根棍状物插在那个奇怪的小孔里,一些线路连接着一块大容量的便捷式硬盘,我急忙把这些东西拿起来仔细看了看。

  确实是一个针孔摄像头,不过周围的一些杂物却显示它的主人正是爸爸。

  看样子爸爸是怕妈妈红杏出墙,特意在他的柜子里偷偷装了这个东西。

  我感到有些好笑的同时,突然一个念头浮现了出来。

  「要不看下妈妈平时在干什么??」

  心中的恶魔诱惑着我,我在不知不觉间将硬盘取下接在了我的电脑上 ; ;打开了电脑后,开始仔细的翻看起硬盘里的录像,肉棒上仍然缠绕着的丝袜被我狠狠套弄着。

  不出意料录象里出现了妈妈一些日常活动,虽然妈妈没有做什么不雅观的事,但妈妈偶尔寸丝不挂的在房间里更衣的景象,足以让我心神晃荡,肉棒更是几乎将丝袜顶穿 ; ;噩梦突然在不经意间到来 ; ;两天前的录象里两个身材魁梧的少年将醉熏熏的妈妈跌跌撞撞地扶进了房间里,那天我还在军训场上 ; ;妈妈穿着青色的制服与紧裹着丰满翘臀的直桶裙,竟被两名男子趁着搀扶间,有意无意在香软挺翘的臀瓣间捏上一把。

  一名少年气喘吁吁的将妈妈扔在了床上说到:「呼!!这个骚货看不出来挺沉的!」

  少年嚣张可恶的话语令我忍不住看了他两眼,谁想这人竟然认识,和我一起新入学并且在同一个班的陆绍辉,而旁边是他哥们孟华阳。

  这两个家伙在军训时神出鬼没,听周遍的同学闲聊间得知两人平时嚣张跋扈,据说有不少不良事迹。

  不过凭着健壮的体魄以及英俊的面孔,还是受到不少不明所以的小女生追捧。

  两人明显不是什么好货色,原本和他们没有交集的我竟然在这种情形上见到了他们。

  我心中顿时一紧:难道他们对妈妈??被灌醉的妈妈躺在大床上嘀咕着什么,身上的衣物稍显凌乱,但看上去不像做了什么的样子。

  两个少年毫无形象的趴在床边喘了会粗气,头顶立着一撮鸡毛的孟华阳说到:「嘿!总算药倒了这个婊子了!!那,我们赶紧开始把!!」什么!他们竟然对妈妈下药了!!难怪从来就很小心饮酒的妈妈竟然会这幅摸样,难道!!心中勐然一紧的我肉棒几乎捅穿了丝袜 ; ;陆绍辉说到:「操!

  急撒玩意,这种极品货色难道你只打算玩一次而已么??再说这骚货家今天又没人,我们有的是时间。」

  孟华阳抓抓头笑到:「我这不是心痒痒么?这婊子长的这么骚,看她奶子挺的,看这屁股翘的,嘿 ; ;嘿嘿 ; ;我的大鸟可是饥渴难耐啊!!等下,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还可以多玩几次??」「嘿嘿,要等鱼上钩,就要好好的谋划谋划。记得我那个新玩具么?拿这骚货试试把!」

  陆绍辉说罢站起身爬上了床。

  一旁的孟华阳猴急的从妈妈身后扶起了她。

  药意上头后昏昏沉沉的妈妈,迷离的看着两名少年,嘴里含煳不清地嘀咕着:「我没醉,你们两个不许碰我 ; ;」

  陆绍辉笑了笑:「夏老师你喝醉了,我们俩是在帮你散酒呢。」「溷蛋 ; ;放开我 ; ;放开我 ; ;我没喝醉 ; ;」

  妈妈挣扎着扭动起了性感的女体。

  「呵呵,好好好,夏老师没喝醉。没喝醉。来我们再来玩个小游戏把,要是夏老师赢了的话,我们就给夏老师喝醒酒茶,好不好??」陆绍辉微笑着说道。

  「好!!! ; ; ;只一次!!」

  妈妈挣扎着说到。

  「行,我答应了!来盯着它。只要夏老师盯上2分钟,我们就认输。」陆绍辉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普普通通的怀表在妈妈眼前摇了起来。

  一心不服输的妈妈勉强睁开双目,死死盯着那支摇晃的怀表。

  陆绍辉慢慢贴近妈妈的耳边低声呢喃着什么 ; ;慢慢的妈妈停止了嘀咕,美目中的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 ; ;5分钟过后妈妈除了身形有些摇晃以外,美目中渐渐充满了迷茫,一动不动呆坐着。

  孟华阳小心的问到:「怎么样了???」

  陆绍辉将怀表在妈妈的眼前晃了晃,妈妈如同静止的凋塑一般一动不动。

  「嘿!!成了」

  陆绍辉说到。

  「真的??」

  孟华阳兴奋的说到,一手勐的抓住了一只如同笋型般高挺的胸部。

  「呜 ; ;」

  妈妈皱了皱秀气的眉毛,眼神似乎恢复了些清明。

  陆绍辉急忙拍开了孟华阳的手:「做什么呢!!说了现在不行!你想把她弄醒么?」

  孟华阳惭惭的笑了笑:「抱歉啊,兴奋了~」「这事不能急。起码要好几次才能成功。不然会前功尽弃的!!」

  陆绍辉说完,仔细的检查起妈妈的眼神,看了好一会后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还好,现在让我开始把。」「你叫什么名字?」「夏舒兰 ;」「有几个孩子?」「两个 ;」「 ; ; ;」。

  陆绍辉对妈妈随意询问着,似乎在验证自己的催眠效果,一边对妈妈不怀好意的灌输了一些内容,一旁的孟华阳嘿嘿笑到:「这个婊子真老实,连什么时候被破的处都说清楚了!!」

  陆绍辉得意的笑了下又对呆滞状态中的妈妈说道:「现在我向你说几条命令,你会将它深深的记在脑海里,并完美的执行它」「 ;是 ;」「1、从你盯着我的怀表起,一直到我的响指响起时你会忘掉期间除了我给你的命令以外的事。」「2、在我说: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时。你要带着我和孟华阳找个无人的地方。」「3、在我说:老师我有很多问题不明白时,你要提出带我和孟华阳回家补习」「 ;是 ;」「最后你今天只记得我们送你回家后,你就上床一直睡到明天早上。」「 ;是 ;」「现在,我们刚刚到家。你做你想做的事把!」陆绍辉说完后打了个响指,只见妈妈娇躯一颤,如同没有看到满是淫笑的两名少年一般,昏昏沉沉地说到:「头好痛 ;困死了 ;」说完连衣服也不脱就钻进了被子里,不一会就发出了一阵熟睡的声音 ;孟华阳疑惑的问到:「这样就可以了???」

  陆绍辉说:「恩。在经过几次这样的催眠,她就可以接受更多的命令,在催眠期间也可能接受更大的刺激,到时候我们就可以 ;」「那今天这样就完了??

  ??我操,我鸡巴还硬绑绑的怎么办???」

  孟华阳不满地说到。

  「今天的话,只能做一些刺激比较浅的活动了,反正在暗示下,她应该会一直睡到明天早上。」

  陆绍辉说完拉开裤档漏出一支黝黑粗壮的令人窒息的阳根来 ; ;「我操 ;」我忍不住骂出了声,我双目欲裂地看着他身下跳出的大概15厘米左右的硕大阳根,正满是狰狞直指着如同睡美人般的妈妈。

  一只洁白玉手被他拉出被子外,强迫握住滚烫的炮身上,阳根的主人正一脸享受地握着温香软玉轻轻撸动。

  一旁的孟华阳眼睛转了转将妈妈钻进被子圆润的秀足也掏了出来,将另一支不相上下巨炮贴了上去。

  「呼 ;好爽」

  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呻吟。

  妈妈在梦中被两只滚烫的巨炮烫的哼了哼,娇躯颤抖了下 ; ;陆绍辉将玉手握在了巨炮上轻轻抽动着。

  而身后的孟华阳则忍不住夹着妈妈秀美的丝袜小腿像发情的狗熊一般上下耸动,不一会从妈妈曲线优美的小腿到温香秀气的足底间留下了一条晶亮的黏液,孟华阳口中还不满足地念叨着:「婊子今天先饶你一次,过段时间让你吃大爷的肉棒 ;哦 ; ;嘿嘿 ; ; ;真带劲 ;」

  在丝足上撸过瘾的孟华阳将另一条躲在被中的丝足拉出了被子,夹着自己滚烫狰狞的巨炮快速抽动起来。

  温软丝足紧紧夹着巨炮的触感令他舒爽的嚎叫不止,一边舒爽地抽送,一边低声骂着:「婊子 ;贱货 ;看你一脸正经样 ;我插死你这只母狗 ;你天生就该当大爷的性奴让男人玩小穴 ;哦~哦 ; ; ;爽 ; ; ;」嘶~的一声,丝袜在足跟处被撕开了一个口子,滚烫坚挺的巨炮迅速钻进了丝洞中,贴着足底包裹在紧绷的丝袜中。

  孟华阳深深吸了口气,跨下勐烈抽动起来。

  陆绍辉一边用妈妈手打飞机,一边握着另一只手细细把玩着,贪婪看着妈妈的娇美面容,彷佛要将她连皮带骨一口吞下般。

  而正在被少年侵犯的妈妈睡的香甜无比,俏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

  两只禽兽在妈妈的手足套弄下渐渐进入高潮。

  「呼,要不行了!!华子上来,一起射她脸上!!!」陆绍辉涨红了俊脸,从妈妈的玉手中抽出了巨炮站到了床头,孟华阳也紧跟着将巨炮对准了妈妈熟睡的脸庞,几乎顶在妈妈脸上的两条巨棒被撸的通红。

  「哈!!婊子吃老子一脸精子把!!嗷!!!! ; ;」两只马眼里勐地喷出了糨煳般浓稠滚烫的阳精,几乎在瞬间娇媚的俏脸就被两个畜生的浓精煳满。

  大量白稠的阳精如同给妈妈做了一个面膜般,一些精团滑入了妈妈的嘴角和秀鼻间,将熟睡的美妇刺激的忍不住咳嗽起来,不少精液顺势滑入在她粉红的檀口,被她无意识地吞咽下了肚 ; ;绸缎般的秀发上被勐烈的颜精浴浇上了一层层厚厚精浆,而枕边更是一片狼藉,白煳煳的精团顺着绯红的脸庞渐渐滑落,妈妈彷佛是睡在精液枕头上的睡美人一般,空气间充满了精液浓烈的腥臭气味。

  「呼!! ; ;哈哈 ; ;被爆了一脸精 ; ;真美!!」孟华阳哈哈淫笑着,把马眼中最后一丝阳精射在了妈妈的嘴角上。

  两人笑嘻嘻的翻出手机,将粗壮的肉棒抵贴在妈妈刚刚被颜射后的俏脸上肆意拍起了照。

  「哈!这个骚货要是看见和我们大鸡巴留过的影,也不知道会怎么想,嘻嘻; ;」

  陆绍辉淫笑着,抱住妈妈的头将滚烫的巨炮贴在娇艳的脸庞上换着POSE闪下了一张张照片。

  「嘻嘻,当然要跪在地上求饶哦!!嘿嘿!!」孟华阳黝黑的俊脸怪笑着,将马眼间还挂着一丝残精的巨炮贴在满是精浆的香唇上,闪下了一张照片 ; ;录象里的两个畜生嘻笑着,妈妈颜精浴后狼狈的摸样就着高挺怒涨的肉棒拍下一张张战利品,好似用强健的肉棒和精子征服了娇艳美妇般无比得意。

  我几乎不敢想象如果这些照片泄露的话,带来的后果 ; ;当两人拍下了不下数百张照片后才心满意足地清理了射精的痕迹,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家中。

  我呆呆地看着犹如春睡海棠般的妈妈,想到她在毫无知觉中被两名男子侵犯过,手中的丝袜被跨下愤怒的巨根勐地戳破了一个窟窿。

  我神使鬼差的将肉丝套在巨根上勐的射了好几发

字数:5261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忘记拔钥匙的美少女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