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草莓rasa啪视频大全-秒拍草莓rasa啪啪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新婚老婆变小妈

新婚老婆变小妈

老家只有我的父亲。几年前妈妈和父亲离婚了。妈妈在镇上都算是小有姿色的,和镇上的一个土豪王老五好上了。直到妈妈和那个老头在婚礼上接吻,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父亲妈妈原来是多么的恩爱,那是我们村子里人人羡慕的金童玉女一般的人物。

  在物质金钱面前,感情什么的真的不值一提。所以,我一再告诫自己要守住小倩,就要赚更多的钱。

  婚期日益临近,父亲却开始喝闷酒。想来是想起我的妈妈,他的那个负心的前妻。婚礼的前夜,我陪着亦喜亦悲的老爸喝了起来。听着父亲说着陈年往事,我们都有点过量了,说的话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及了。

  父亲一会儿大骂妈妈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眼里只有钱。一会儿又夸自己的儿媳小倩贤惠,儿子眼光好。

  渐渐的我感觉,父亲的眼睛一直在小倩身边打转。毕竟老房子很热,小倩又被我调教的习惯了穿的暴露。所以,此时小倩只穿了一身薄纱的睡衣,里面的胸罩和内裤又是蕾丝镂空雕花的,细看起来和真空没什么区别。

  酒喝多了就会上厕所。父亲去上厕所的时候,在门口正遇上往里走的小倩。

  两人一错身的时候,小倩的两枚衣扣松开了,露出里面几乎是网状的楼花胸罩,两点嫩红清晰可见。父亲低着头愣愣的盯着自己儿媳的酥胸。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吧。但是父亲毕竟是男人,和妈妈离婚那么久,一直独居,小倩有那么诱人,以后要考虑给父亲找个伴儿了。

  可能是心情不是很好吧。后来,父亲有点自己灌自己的意思。最后,我扶着喝醉的父亲回房间睡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反正外面的天是黑的,小倩起身上厕所把我也弄醒了。我转个身继续睡。迷迷糊糊的听到敞开的门传来小倩的声音:「不要——不要啊——快放手啦——」

  紧接着是一声「刺啦」衣服撕裂的声音,然后是一阵急促脚步声和关门声。

  小倩躺回到我的身边,抱着我,身子颤抖着,呼吸急促。

  怎么了?家里只有父亲。难道?我还没有想到更多,下面就硬了起来。大概是酒精作祟吧,我翻身压上小倩的身子,挺枪而入。脑子里想的竟是小说里公公扒灰强奸儿媳,老鸡巴狂插小嫩穴的镜头。太刺激了!抽插不到一百下便射在小倩的里面。

  ***********************************第二天早上起来,看着小倩忙碌地梳妆打扮准备婚礼,没有什么异常,想来我昨晚是做了个春梦吧。再怎么样,父亲也不会对自己的儿媳下手的吧。

  看着小倩试穿着婚纱,美不胜收。

  虽然我们是同岁,都已经年近30。但是小倩的腰肢还是如少女般纤细,肌肤光滑、细腻、白皙,一对硕大的乳房粉嫩如蜜桃,两片提拔的翘臀每每看见都让我胯间一热。

  小倩白了我一眼,嘟着嘴说我太色。可是在我看来,这是最正常不过的反应。

  不光是我就是任何正常的男人看到小倩现在的样子都会是这般色色的吧。

  可能小倩还没有意识到,此时,她,穿上婚纱,但又衣衫不整的样子,有多么的性感!圣洁的天使般的面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半露酥胸,臀瓣间小布片包裹的小肉球上一道浅浅的湿痕。

  试问那个男人见了会不多看几眼。

  我的倩儿在婚礼上就这样被注视着。无论老少,男人们的眼睛就像长了勾一样,直直的,要钻进小倩我的老婆的肉里去似的。

  当然,在这么多双眼睛的视奸下,我也鼓起了难以压制的性冲动。要不是在婚礼上,我一定把她按在地上,扒光她的衣服,骑上去,发泄我的欲火。

  婚礼之后就是敬酒点烟,我的老婆小倩,免不了被人揩油。其实,这个已经无所谓了,重点是一桌桌的敬酒后,一帮小时候要好的哥们又要闹洞房。当然不是那种低级的婚闹,也没有占老婆小倩的便宜,就是单纯和和我喝酒叙旧。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我的那些狐朋狗友都不在了,屋子里黑黑的。叫了两声「小倩」没有回应。迷迷糊糊的打开灯,新房里只有我一个人。老婆人呢?

  这是膀胱告急,不想那么多了,小倩那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先放水要紧。

  放完水回来,刚要进屋继续睡觉,耳朵里却听到父亲的房间里传出一阵女人低沉的呻吟声和做爱独有的胯间撞击的啪啪声。

  我原以为父亲一直在独居,原来也有自己的相好的。这儿子新婚洞房,老爸也忍不住了,把相好的找家里来泻火。别是哪家的有夫之妇就好。可是,这村里也没什么寡妇啊。别是把那家小姑娘给勾上床了吧。

  我回到床上躺了很久,小倩还没回来。她去哪了?我刚去的厕所,那里没有。

  新婚之夜,她还能去哪?

  门开着,女人的呻吟声时高时低的传进来,在卧室里回荡着。怎么越听这呻吟声越像老婆小倩的声音呢!难道父亲床上的女人是小倩?不可能吧?!他们才见面几天,就算互相看着顺眼,也不能这么快吧?再说,小倩可是父亲的儿媳啊!

  这小说里才有的扒灰桥段,怎么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解释小倩还没回来呢?

  去看看!如果小倩不在父亲那,小倩这大活人就是丢了,得和父亲说了。出去找人啊!如果是,至少不用担心老婆在哪了。然后,……然后,再说吧。

  刚来到父亲房间的门口,就听到父亲说:「公公的老鸡巴还行吧?侍候得儿媳妇的小嫩逼舒坦吗?」

  「父亲,行行好,小峰一会儿要是醒过来可怎么办啊?嗯——快点吧,别被小峰撞见了,我就没脸做人了。啊——」

  我的脑袋顿时「嗡」的一声,手脚冰凉,眼前一阵漆黑。我赶紧扶住墙,不让自己摔倒。这声音——这声音绝对是小倩,我的老婆,父亲的儿媳。

  怎么会?!从我领小倩回来见父亲开始,他们才认识几天啊!怎么就滚上床了呢?!我多希望今天不是我的新婚大喜的日子,而是愚人节。我多希望父亲和小倩突然推开门,对我说,有没有很惊喜,这就是个新婚的玩笑。

  但是,什么都不是。

  我对他们那么好。我给父亲盖小洋楼,每个月都一万多的生活费。小倩,只要是她喜欢的我都努力给她买,花在她身上的钱是我自己的十几倍。我对他们的好换来了什么?通奸?!扒灰?!

  他们这是对我赤裸裸的背叛!我!我!我只想冲进去质问这对儿狗男女,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但是,我不能!那样这个家就没了!我从小就走了妈妈,我要是做了,父亲和老婆也就都没了!尤其,我舍不得深爱的小倩。虽然,她做出这样的事,但是一想到会失去她,心里却更加难受。

  忍!忍!忍!我忍!忍着这操蛋的心酸和苦楚。为了有个家,为了我的倩儿。

  听着里面父亲和老婆的云雨之声,脑子里想起论坛中那描写乱伦的文章,那公公操儿媳的视频。我下体的鸡巴居然可耻的硬了。硬了!不会吧?!自己老婆被自己父亲搞了,我居然还会硬起来?!难道我内心深处对此是兴奋,喜欢的?!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倾向。但是,我真的有点积蓄想听老婆小倩的叫床声。怎么会这样?!

  这时父亲又说:「什么脸不脸的,不跟我装!要不是昨天晚上不让我操,今晚你和我儿子洞房花烛,我也不会打扰。」昨天晚上?不让?难道昨天晚上那不是梦,都是我真真切切听到的。怪不得早上起来,小倩的睡衣就不一样了。我还以为她嫌晚上冷,才换上厚一点的。原来是父亲那时候给扯坏了。

  小倩娇羞的说:「哦——天哪!公公啊!温柔点呀!我可是公公您的儿媳妇啊!您儿子的老婆啊!这几天,我可是把你当我的亲生父亲一样侍候着,您怎么心里就想着上我呢。昨天晚上,要不是我挣破了衣服,搞不好真让公公得逞了。」父亲淫笑道:「那件衣服真不错,我撕成两半,一半用来闻,一半裹着我的鸡巴自慰。儿媳贴身的衣服就是不一样,裹在鸡巴上,比邻村的赵寡妇的小逼还爽。」

  接着,是一阵猛烈的肉体拍击声,和小倩婉转的呻吟声。

  父亲狠狠地说道:「跑!跑!跑!我叫你跑!咋地!小逼还不是叫我这老鸡巴给操了!儿媳妇,你嘴上说不要,这小骚逼可是骚的一逼,骚屄水都流到公公的卵蛋上了。捅一下,卵蛋皮就粘一下儿媳妇的小嫩屁股。」倩儿羞答答的说:「啊——都被你弄成这样了,你怎们还这么说人家!好讨厌啊!」

  小倩居然开始跟公公撒娇?!难道真应了那句话,阴道是通往女神心灵的通道?

  父亲淫笑道:「公公这是夸自己的儿媳妇。儿媳妇不仅逼水足,小骚逼更是紧得不要不要的。要不是老子我器大活好,一般的鸡巴早就被儿媳的小骚逼给夹射了。你这小骚逼这么紧,是不是我儿子很少操你吧?还是进去没捅几下就被小骚逼给夹射了?」

  小倩浪声道:「你儿子做生意忙,一周也做不上一次,从来没有超过10分钟的。哦——公公——儿媳妇不行了——受不了了。公共怎么还不射呀?下面都要被公公怼坏了!都已经弄四、五次了!求你了公公饶了儿媳妇吧!行行好,射进来吧!现在恐怕都要天亮了,要是小峰醒来,我们可就真的完了!」四、五次?他们已经做了四、五次了?我抬手看看表,已经是后半夜2点了,他们这一晚上都在做?我和小倩可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我自认也没有这样疯狂的本事。难怪小倩会对父亲含羞带臊的娇羞摸样,原来父亲这么有本钱。都说我虎父无犬子,我这鸡巴怎么就没有随父亲呢!

  父亲不以为然的说:「不比你们城里,这农村晚上安静,这时候醒不来。再说了,儿媳妇都说了我儿子一会儿就射的不行样,哪有公公这样的器大活好,还耐用!一次半个小时起步。来吧儿媳妇!让公公好好侍候你,把儿媳妇的小骚逼爽的舒舒服服的!」

  说着,父亲挺起老腰,猛烈而急促的撞击着小倩的下体,响亮而淫荡的啪啪声连成一片,不绝于耳。

  不知是小倩听父亲说真的放心了,还是要好好享受父亲鸡巴的侍候。总之,小倩的呻吟声放开了音量,叫得充满了销魂、妖媚:「哦——啊——公公——哦——公公——好厉害——嗯——啊——好会弄啊——用力——快点——公公好强——啊——要死了——」

  听着儿媳赞叹的娇喘着,父亲得意地大笑着,说道:「公公厉害吧!那儿媳妇,告诉公公,公公的什么那么厉害啊?」小倩支吾了半天,羞涩地说:「就是——就是那里——公公的下面啦。」父亲哈哈大笑道:「公公的下面?公公的下面,那是鸡巴,公公的大鸡巴。

  来骚逼儿媳妇,告诉公公,公公的大鸡巴放在哪里了?」小倩又是一阵支支吾吾,才羞涩地说:「放在——放在儿媳妇的下面啦。」父亲又哈哈大笑道:「儿媳妇的下面?儿媳妇的下面,那是逼,儿媳妇的小骚逼。来小骚逼儿媳,告诉公公,公公把大鸡巴放在儿媳妇的小骚逼里在干什么?」这次,小倩除了喘息没有再说话。小倩那么文静,想来是说不出口的。就算是最文明的说法「做爱」,小倩也是羞得说不出口的。

  随着两声很大的「啪啪」肉体撞击声,小倩「啊啊」地大叫起来:「哦—— 公公——公公——好坏啊——儿媳要被干死了——啊——我说——我说——是做爱——做爱啦——」

  父亲这才收了腰上的力气,得意地说:「这才对嘛!儿媳妇就要听公公的话!

  但是,做爱不够劲啊!要说操逼,公公操儿媳妇的逼,公公的大鸡巴正在操儿媳妇的小骚逼!」

  父亲顿了一下,吧唧吧唧的,不知道在吸吮着什么,也许是小倩的乳房,也许是在和小钱接吻。随后说道:「骚逼儿媳妇,来告诉公公,我们在干什么?公公的大鸡巴在干什么?」

  在父亲下流的言语下,小倩呻吟得更浪,叫声更妩媚,却没有说话。毕竟对于小倩来说,说出「做爱」这样的词已经是极限了。「操逼」什么的,不要说小倩,就是我也是说不出口的。

  下体的撞击声突然停了下来,正当我以为父亲已经射了的时候,却传来父亲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我的骚逼儿媳啊!我知道我这个公公缺德啊!我知道我这是扒灰呀!但是啊,我管不住我自己啊!我白活了一辈子,我管不住自己胯裆的鸡巴!」

  父亲顿了顿,又继续说:「儿子领你回来,我一见到你,我这都要停跳的心不自觉的狂跳不已。哪怕多看你一眼,我都能多喝二两酒。说出来不怕你笑话。

  虽然公公偶尔也会去找人解决一下,但是自从你来了,一天不自己撸上两回,都没法睡觉。机会天天晚上都会梦到你,早上裤头都是黏糊糊的。」父亲再次顿了顿,很自责的说:「昨天,公公要不是喝多了,也不会那么混账的去撕扯你。真的!要知道你可是公公的儿媳妇啊。今天也是。要不是公公正好去上厕所的时候,正看见你蹲在那里,那雪白的屁股,那黑乎乎的阴毛。公公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骚逼儿媳啊!你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有魅力啊!公公被你迷的神魂颠倒!公公知道对不起自己的儿子。但是公公不后悔。能操上骚逼儿媳的小骚逼,现在就是让雷劈死我,我也值了!」父亲的话让我无味杂陈。老婆小倩确实太有魅力了。我也应该想到父亲也是正常的男人,而且是和妈妈离婚,独居已久,饥渴已久的男人。我没有嘱咐小倩在父亲面前穿的保守些。更没有隔离好他们。父亲和小倩滚到一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的疏忽,我的错。

  小倩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公公,我知道您喜欢我,甚至爱上了我。谢谢您对我的爱!但是,我始终是你的儿媳妇,是您的儿子的媳妇。您不应该这样的,是不对的。您这样既对不起您的儿子,也对不起我,更对不起您对我的爱!」父亲真诚地说道:「骚逼儿媳,公公这老鸡巴也没几年活头,将死之人。也没别的愿望,没别的奢求,就求求儿媳妇的小骚逼给我点女人的温柔,让我这老鸡巴在临死前痛快的体会下女人的骚劲。就算公公求你,把小骚逼敞开了让公公的老鸡巴爽一爽。」接着传来清晰的「吧唧吧唧」的亲吻声。胯下肉体的撞击声也渐渐响起。

  小倩爽的上气不接下气,喘息着呢喃道:「公公——好厉害——儿媳妇好爽——」

  父亲得意地笑道:「公公厉害吧!公公的大鸡巴厉害吧!来,骚逼儿媳,告诉公公什么让儿媳的小骚逼这么爽?」

  小倩居然用几不可闻的小声娇羞的喃喃道:「啊——嗯——是公公的鸡—— 巴——哼——」父亲听了「呵呵」地淫笑着,得寸进尺地继续问:「那公公的大鸡巴插在儿媳妇的什么地方啊?那里好多的水啊!滋润得公公的大鸡巴好舒服。」小倩哼唧了两声才不好意思的小声回答:「坏公公——啊——坏公公的—— 鸡巴——插在——我的——我的——小逼里——嗯——哼——」父亲笑得更开心了,问道:「公公的大鸡巴插在儿媳妇的小骚逼里干什么呀?」小倩嘤嘤地说道:「公公!不要嘛!好羞耻!儿媳说不出口了啦!」父亲说道:「做都做了!就当为了公公!放纵一下!我的小骚逼!放开点!」小倩撒娇哼唧着,就是不肯说。接着又是一通「吧唧吧唧」的狂吻。小倩撒娇道:「坏公公!非得把儿媳弄得下流了你才甘心吗?坏蛋!哦——我说——我说——是操逼——操逼了啦——」

  胯下的「啪啪」声骤然而起,急促而猛烈。父亲喘息着说:「哦——哦—— 骚逼儿媳——这声骚逼叫得——叫得公公的骨头都酥了——大点声叫——公公的——大鸡巴——在干什么?」

  小倩大叫道:「操逼——公公的大鸡巴——在操儿媳的——小骚逼——啊哦——用力啊——大鸡巴公公——儿媳的小骚逼——要飞了——啊——」小倩如此不顾廉耻的浪叫,想来是高潮了。这应该是小倩平生第一次这么淫秽的高潮吧。

  随后,一阵狂野的撞击后,一声压抑的嘶吼,屋里没有了声音。

  我一个人回到新婚的喜床上,鸡巴挺立着,默默地等着老婆小倩回来。别的先不说,至少先让我发泄一下。但是,等来的却是老婆的呻吟声和啪啪声再次响起。

  无奈之下,我这新郎在新婚之夜的婚床上自慰着,听着隔壁老婆和父亲的翻雨覆雨,和隐约能分辨出来的「鸡巴」、「骚逼」的淫言浪语。

  直到金鸡报晓,小倩才拖着疲惫身躯回来。倒头便睡着了。小倩应该是刚刚洗过澡,头发还未干透,浑身散发着沐浴液的清香。但是细细闻着,身上还是有父亲的老旱烟味儿,还有丝丝精液的腥臭味儿从胯间传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小姨子从乡下来 下一篇:美妙小姨子原是一场梦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